(1 / 2)

听到众人的这番话,魏忠心中十分的不爽。

因为这些人并不知道,魏忠魏忠从一开始打算对付陈八荒,为的就不是所谓的钱财名利,以及让自己在庙堂这种一家独大。

而是陈八荒手中拥有的那样东西。

并且陈八荒拥有的这样东西魏忠必须要拿到。

如果在半年之内她没有拿到陈八荒的这样东西的话,那么别墅之中的那个神秘老人将会毫不犹豫的将魏忠杀了。

对于那位神秘老人宛若神仙一般的恐怖手段,魏忠可不止一次见到。

也就是因此即使现在的他已经贵为一国首府并且在解决了陈八荒这个政敌之后,在整个华夏之中,几乎没有谁遇能够与他抗衡的人,他也依旧不敢违抗那个别墅之中神秘老人的命令。

因为魏忠比谁都清楚,他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神秘老人。

如果让魏忠说出这个世界上他最怕的一个人的话,那么那个人绝对不是陈八荒,绝对不是老君主,而是一直隐藏在别墅之中的那个神秘老人。

“诸位请听我一言。”魏忠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这些一品堂的成员,“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也知道现在与陈八荒继续斗下去,可能没有太大的必要。”

“但我们却没有别的选择,虽然如今的我们已经斗倒了陈八荒,让他失去了所有的官职还有与我们抗衡的能力,但我希望注意不要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陈八荒之所以会成为国柱,是因为老君主为了对付我们,才让他坐上这个位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