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宛如也不知道赵梓敬究竟是不是故意的,她唯一清楚的是,她的脸面已经彻底丢干净了。

闻着自己身上那股子令人作呕的s臭味,宛如的眼泪流的更凶:相公,你究竟在哪啊,宛儿需要你!

可能是经历过这件最尴尬的事,宛如也开始自我放飞,索性淅淅沥沥的解决个痛快。

但是小解之后,大号就变得更难忍耐,宛如还没有堕落到那个地步,只得咬着牙夹紧自己的臀大肌,期望尽快有人来救她。

看到宛如那泛起一片黄色印记的裙子,四个女鬼相互对视一眼。

“还好我们没有闻不到味道。”

“是啊,真是太恶心了。”

“怎么办,我都看不下去了。”

“算了算了,你们去吹脖子,我来吹她的屁股。”

“你能受得了么。”

“不要紧,我闭着眼睛吹。”

随着他们的动作,宛如抖得更加厉害:好像越来越冷了!

赵梓儒是父子三人中最先清醒过来的,可清醒后的他只顾着喊痛,根本没想着问问父兄的情况,更不要说宛如。

之清醒的是赵梓铭。

他倒是心心念念的想着宛如,甚至连父亲和弟弟都忽略了。

只是他的双臂受损严重,为了不引起骨错位,守在他身边的小厮一掌劈晕了他。

赵时是三天后在悠悠转醒的,清醒后的第一句话便是:“小碗儿呢!”

竟是丝毫不关心家中其他人的状况。

听说宛如一直趴在树上,赵时登时气的从床上做了起来:“天杀的狗奴才,怎的放着二夫人在树上,不知道她身子弱,受不得风么。”

只要一想起自己柔柔弱弱的小碗儿,此时正趴在树上奄奄一息的等待自己拯救,赵时便感觉自己心痛的要死掉了。

只恨不得立刻飞到宛儿身边,将她抱在自己怀中小心呵护。

再用爱将小碗儿悉心浇灌,滋润小宛儿干涸的心。

见赵时生气,下人们纷纷跪在地上控诉靳青的恶行,以及他们在别院中收到的冷落。

只恨不得撺掇的赵时,立刻去把李氏三母女连着别院中一众下人全部杖毙才好。

想到小碗儿那柔弱无助的样子,赵时咬牙坐了起来:“二夫人在哪,带我过去。”

李氏那个恶妇,竟然将两个女儿教成这样,哪里配做当家主母。

待到他将小碗儿带回来,自然会去处置那恶妇。

只有小碗儿才配做他的正妻,若不是他的优柔寡断,当断不断,小碗儿也不会被贬为庶民。

一切都是他的错。

赵时忍痛带着手下向外走去,他的脊背挺的笔直,看起来如山般伟岸。

他要尽快回去战场,将宛儿失去荣耀,重新赚回来。

在树上爬了三天三夜,宛如已经奄奄一息。

这三天下过雨,出过太阳,甚至打过雷。

而她就这么滴水未进的趴在树上,痛苦的等待着她的守护神降临。

她的头发燥了,后背被太阳烤的火辣辣的痛。

有东西在她的皮肤上爬来爬去。